東北火華燁

防彈防彈防防彈,玖肆霸氣九四狂

【色松】扼

感謝群主的每周主題!這次是戲劇部喲!

 

※戲劇部

※也許是雙箭頭

※雙單戀?

※有點苦

※沒有意識到自己心情的一松

※沒有溝通先給自己判死刑的カラ松

※OOC注意

 

有顏色的版本→本來寫這篇的時候部分是有使用顏色來表現的

可惜這裡不能換顏色吶(´・_・`)

連結是原始的版本,文字的部分是一樣的。(差在部分顏色而已)

有興趣可以看看(๑´ڡ`๑)


可以接受的話、開始★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「啊啊!寫進星星裡的命運啊!早在幾百光年外已注定—」

一松拉開門,映入眼裡的就是次男高舉著右手的背影。桌上散亂著攤開的書冊、不同顏色的筆,地上丟著不明用途的紙和紙團。不過看著カラ松誇張的動作和噁心的句子,大概又在練習了吧。

 

話說回來,那傢伙不是當上主演了嘛。

一回想起前不久カラ松當上主演時,連續好幾天臉上都掛著噁心的笑容,一松的心突然跳了好大一下。

——雖然他不想承認那笑真是該死的燦爛美好、

燦爛得…

 

讓人想,狠狠蹂躪。

 

「一松?你回來啦!」カラ松轉身想取桌上的劇本,發現一松不知道何時站在門邊不發一語。「怎麼不出個聲?是想給親愛的哥哥一個surprise嗎?」


——啊啊,又來了。

那個耀眼得可惡的笑臉。


「對了,my dear brother你來得正好!」カラ松翻了翻手中的劇本。「可以陪我練習嗎?」

「你這是在求我嗎?クソ松。」雖然這樣說著,但一松還是在カラ松身旁坐下了。

「拜託嘛一松!自己一個人練習的話就沒有用了。等等我去買今川燒好嗎?」

「奶油。買錯你就死定了,クソ松。」一松一把搶過カラ松手中的劇本。

「太感謝你了,brother喲★」カラ松對一松眨了眨眼,被一松狠瞪了一下。「有藍色記號那裏。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※第四幕之二

(面無表情的人)

失去了愛人,很悲傷的主角沒有了感情。

成為一個空殼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「找到了嗎?」一松的沉默引起了カラ松的疑惑。

「這裡、還需要對戲嗎?」

「那個阿,自己練習的時候perfect。不過排演的時候總是會笑出來呢。」カラ松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後頸。「公演時可不能笑場呢,傷腦筋。」

「要怎麼練習呢。」

「阿,開始的時候一松你可以對我做任何事,我只要不表現感情就好了。」

「啊啊,開始吧。」

「哦!請多指教了my borther!」



只見カラ松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,再睜眼時眼底已了無生氣。


「…………!」看見眼前的カラ松,一松突然一股火冒了上來,衝上前狠狠揪住カラ松的衣領。



「你他媽的是在模仿誰?啊?クソ松!」


「…………我在跟你對戲,一松。」



是啊,對戲。


身為空殼主角的絕望戲碼。



不能有感情,是嗎?


「做什麼都可以嘛?クソ松。」

「隨你喜歡。」



一松再度揪起カラ松的領子,狠狠瞪進平時愛笑的那雙眼裡,腦海中閃過了各種可以讓這張臉崩潰的舉動,嘴邊勾起了淺淺的微笑。





——看你能這張撲克臉還能撐多久。

 

242424242424242424242424242424242424



「辛苦了—!」

「啊啊!松野!那個我來收就好了。」

「那我就、先走囉!★」

「好啦松野你夠了www」


很好—今天的排演也是相當完美。



「寫在星星裡那關於你我的命運,在幾百光年外已注定——我們的命運,是被星星牽系在一起的!」

結束了周末的排演,カラ松像往常一樣邊複習著台詞邊踏上歸途。


「我回來—了。」

房間裡沒有人。


「啊啊—大家都去哪了呢?」

將門拉上,カラ松拿出背包裡的劇本和幾張紙,開始寫下——

他的劇本。


啊—今天沒有什麼想法呢…

為了尋找靈感,カラ松翻開了才剛排演完的劇本。翻過其中一頁的時候,他靈光一閃。


——如果在第四幕,主角因為失去愛人而變成空殼的話會怎麼樣呢?



松野一松。



カラ松腦海閃過了這個名字。

屬於他胞弟、

——也同時是暗戀對象的名字。



カラ松動了動手中的藍筆,在紙上寫下—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※第四幕之二

(面無表情的人)

失去了愛人,很悲傷的主角沒有了感情。

成為一個空殼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好,今天來挑戰這個吧!


擺好架式,カラ松朗誦出已練習過不知道多少遍的熟練台詞。

「啊啊!寫進星星裡的命運啊!早在幾百光年外已注定—」

 

唰— 

拉門的聲音?沒有出聲的話大概是一松吧。

啊啊,正好,今天的練習有對象了。



他願意,當我的對手嗎?



我轉身,裝做剛發現他的樣子,「一松?你回來啦!」接著露出笑臉。

「怎麼不出個聲?是想給親愛的哥哥一個surprise嗎?」


「對了,my dear brother你來得正好!」我抓起桌上的劇本,把剛剛的紙條夾好。「可以陪我練習嗎?」



「你這是在求我嗎?クソ松。」

唔哇—這個語氣超差的,不過聽起來心情是好的呢。看吧,這不是過來坐下了嘛!


「拜託嘛一松!自己一個人練習的話就沒有用了。等等我去買今川燒好嗎?」


「奶油。買錯你就死定了,クソ松。」一松一把搶過我手中的劇本。


「太感謝你了,brother喲★」還好,用他喜歡的點心利誘還是管用的。我對一松眨了下眼,不意外被他狠瞪了一下。「有藍色記號那裏。」




「找到了嗎?」

「這裡、還需要對戲嗎?」

糟糕,剛剛太匆忙只寫了設定而已。


「那個阿,自己練習的時候perfect。不過排演的時候總是會笑出來呢。」我搔了搔後頸,面不改色的扯著謊。「公演時可不能笑場呢,傷腦筋。」


「要怎麼練習呢。」

「阿,開始的時候一松你可以對我做任何事,我只要不表現感情就好了。」

「啊啊,開始吧。」

「哦!請多指教了my borther!」



我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,像正式演出一樣慎重。



カラ松,今天的角色是空殼。

你失去了愛人。

不——


 

——應該說根本沒擁有過。



你今天的角色是——




「…………!」一松突然衝上前狠狠揪住我的衣領。


「你他媽的是在模仿誰?啊?クソ松!」


我感覺到左胸狠狠的揪了一下。

——他看出來了嗎?



「…………我在跟你對戲,一松。」我幾乎是用盡全身的力氣來保持沉穩,眼角的淚珠很爭氣的沒有滑出去。



鎮定,カラ松。



你現在扮演的是——你從未擁有過也不可能擁有的愛人,



松野一松。



「做什麼都可以嘛?クソ松。」

「隨你喜歡。」


來吧,我知道你討厭我,想必一定有很多對付我的招數吧?


啊啊,他笑了。

親愛的,你會怎麼瓦解我的面具呢?




————我拭目以待。

 

-END

 

242424242424242424242424242424242424


--喀拉的劇本解讀--  他腦子裡想的原始版本XDD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※第四幕之二

(心如死灰的人)

無法擁有愛人,絕望的主角封鎖了自己所有的感情。

成為一個空殼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取名無能對不起(土下座)

我到底在打什麼啊啊啊(抱頭)

之前意識到一松是單箭頭太難過就有了這篇的想法,剛好這星期的每周主題是戲劇部、就借來一用了。可是我寫到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XDD

本來想偷偷做糖給自己吃、順便燉肉渣的。怎麼實際出爐的不是糖反而有點苦澀XD一個劇變wwwwww

一松其實很在意カラ松,只是他還沒釐清這分特別的感覺;カラ松知道自己好像喜歡上一松了,但是他認為一松討厭他這個「哥哥」,所以先給自己判了死刑。(就某方面來說一松滿可憐的)

另外我覺得カラ松會自己寫劇本自導自演XD(超私心)感覺カラ松就喜歡嘗試各種挑戰!社團的劇本滿足不了他XDD

謝謝版主的每周主題、今天也寫得很開心!雖然到最後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!(踩線哇哈哈)

也謝謝看到這裡的你!如果看得懂甚至有點喜歡這篇的話就太好了呢!

歡迎給我建議或是抓BUG哦XDD(下台一鞠躬)


评论(5)
热度(35)

© 東北火華燁 | Powered by LOFTER